IMuLaS

IMuLas/鱼骨
安雷 雷厨

直接分享过来不知道能不能动
第一次搞这个大家就当PPT看吧😂😂😂
安雷酱七夕快乐!!

雷狮想喊的是“我爱自由”。

在想狮狮不会飞会不会怕高呢,毕竟蹦极和坐飞机的刺激感不一样嘛,就想到了这个……
是安迷修带着雷狮旅游的感觉www

也许因为雷狮先生自从出道以来从来没有换过衣服
所以在他好不容易换了身行头的时候
大家都快乐的为奇迹狮狮体验各种场景各种穿法
只为了他能好♂好♂享♂受♂新衣服的乐趣

(P2是因为不会加背景造成的惨剧
是依然没有学会板子的我…

开始漫长还债X

翻出了备忘录古早的梗
我以前怎么想出这么天真的东西的
唉,我变了

黑洞

(还是决定放出来了)
吹雷短打。 可以的话请听评论链接:D










雷王星的夜晚寂静且空荡。
无边的黑色洪水一样淹没了穹顶,机械般冷漠的星球一瞬间冷下来。

他站在皇宫森严交错的华丽走廊下,透过镂空雕刻的缝隙窥探夜空,于是整片星河顺着这缝隙全流进他眼里,新生的,年老的,喷薄的,将死的。流星群、巨大星云、创世之柱。这一整个宇宙都被胡乱贪婪塞进他眼中,实在多的装不下的星星,顺着眼角汇成一线溢出来,被他用手抹去,含进嘴里,咽进胃里,又充满明亮了他整个身体。

可那其中不只有悠久天体。
各色金属流畅的线条,几十门炮口一字排开,彻夜通明的船身与系在船侧的红黑旗帜。

宇宙里最狡黠阴狠,肆无忌惮的狂徒也藏匿其中。
他们的眼睛映着银紫的光,汹涌的渴望搅起星屑卷涌。

“布伦达,”他听到短甲碰撞的脆声,像夏夜不知疲倦的蛙鸣。
“你在看什么?”
少年不回头,眼睛也不眨一下。
“他人的人生,父亲。”他短跨一步避开落在身上的顷长黑影,两轮巨大的月使他白的发亮,“我想,这真的很有意思。”
年迈的国王抬起头向上看,精巧绝伦的雕刻润着星光明亮,逼真雕像手中捧着的利剑似乎要从他头顶直劈而下。

空明的夜中回荡长而战栗,做作的叹息——
“你要去顺从王者的思想,”国王看向他,“布伦达,终有一天你要继承我的权杖,你要时刻牢记自己的所作所为关乎皇室的尊严。”
“……父亲。”雷狮看着天空,面上浸下的张扬水痕与雷落电击的轨迹明亮地接壤。
“就算这辈子都不可能与我有任何的交集,星盗,异教徒,反叛者,都是存在的,”
“就在我的面前,就在我的手心。他人的人生。”
“就算不承认,不接受,不肖想,”
“太奇妙了。”
“而我的手,完全可以伸向那儿啊。”

蛙鸣也停下来,沉默席卷浸泡,月色透过阑珊的灰夜把他照的通透如神像,盈盈白光渡上他的身体,透露出尘埃,透露出鲜血,透露出异乡人的骨骼与肌理,还有沉着白帆的眼睛。

无可奈何的叹息,
还有静静涌动的长久气流——
国王垂下头去,近乎埋怨又亲昵地道,
“雷狮——”
“你总是如此。”
“你的子民是如此,”
“兄长是如此。而我也如此。”
世事无常,
“只有你。”
只有我。
国王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自暴自弃,像是对着屡教不改的顽劣孩童,又忍不住骄傲他的才华横溢。
“雷狮,无论如何,只有你,”
“不属于王位,不属于皇宫,不属于雷王星。
自始——”
风狂而烈的嘶鸣,蹬翻少年头顶松垮的高冠,那箍钢圈蹦跶了几下,滚倒在白玉砖石平滑冷漠的皮骨之上。

而至终结。

以自由之名扬起的刀锋,终以掠夺之名淌下了浓血。

幻想的效用终于流尽了妄想者的血泪,猩红的深海一如荆棘柔软绞入健美顷长的身体。

布伦达·雷狮,离开了天空,冲入了深海。

翻涌咆哮着的巨大气泡,破裂时挣扎涌入耳的滚烫水流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,
阳光尽落——潮水漫卷——息声枯竭——生命爆发;消亡;传递——身体意识灵魂信仰一片一片化开泡成一杯浓而浑浊的辣酒,裹着嚣张,深沉,蔑视,嘲弄,狂妄的自信,自负的叛逆,玷染他思之所及,手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。
最后,流向平缓的低地,被一个纯粹温暖的原野悉数饮尽。

他从不觉得自己失去过什么。

就算真的有,那也是他因为欲望的减退而不再有留住的意愿,就像那一夜他没有伸出手接住的冰冷皇冠。

但是安迷修——这个人不一样。
和他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。

“自以为是的可怜囚徒。”

初次见面,雷狮就给他刻下了贬义的标签。

想要除掉他。

于是剑光与雷霆不舍昼夜地纠缠,他一次一次地贴近骑士的头颅,又一次一次险险地躲过心口的锋刃,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缠人至深恼人无比!!!

真是可恶!

那就不要再见到他,不要再让他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雷狮难得产生这样消极的想法,但他不得不如此。可尽管如此,那个手捧鲜花口衔橄榄枝的自大狂仍步步紧逼。

“恶党!”
又来了。

雷狮的脸一下子黑下来,他的堂弟不明白他为什么出离愤怒,冰冷的蓝色眼睛狙击镜一样锁定来人,
“安迷修——怎么又是你?”
他的大哥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。

卡米尔压了压帽檐,偷偷看雷狮快要溢出愤怒的眼睛。

不得了。

卡米尔不由得想,就连被雷皇软禁,被手下背叛,被无礼之士以肮脏的词汇侮辱,大哥都不曾有这样明显的情绪波动。几乎已经处于被动的迁就。他能发觉大哥最近的状态不同于与自己相处过的任何时候。

卡米尔的眼睛完全冷下来。

第一次让大哥变化的人是他,自此十几年单纯如一。
可是如今,又有一人想使他改变。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。

“大哥,要除掉他吗?”

如果使他为难,杀了你就是。卡米尔尚且瘦小的身体仍空荡纯粹,道德之种在雷霆的引导下还未能遍地开花。

况且敢来此处地狱狂欢的可没几尊傲慢的大人物。卡米尔垂下眼睛想,眼前的算一个。

可雷狮是光,是旷野的冷风,是燎原的烈火,是深不见底的潭水,是广垠无度的星河,他的庇护,也是他的大哥。
他的大哥。

不能不顺意,不能不被世界包围,不能不屹立在自由的顶点。他不能被无聊,聒噪的爱管闲事的伪善骑士阻碍。而如果使他为难,那就杀了你。

哪怕你是安迷修。

不过即使如此,卡米尔从未私下去找过骑士,雷狮在遇上安迷修时,总会下意识挡在卡米尔身前,以保护的姿态拒绝他的力量。
其实卡米尔是明白的,他怎么会不明白呢?在他还记得『雷鸣』这个名字的时候,就已经尝尽了忍耐的绵延。
他无法战胜安迷修。
尽管安迷修的信仰愚蠢自大俗不可耐,他也依然无法战胜他,甚至牵制他的力量也匮乏。

只因为安迷修就是安迷修,而他属于雷狮。安迷修是伪装成人类的野兽,用骑士道束缚住自己,却反而取代了本能。卡米尔是伪装成野兽的人类,他无处可藏。可野兽终究是野兽,是不会变的,就像人类得到力量必须付出对等的代价。众人视他为忠纳的臣僚,他信仰的是晚间的凉风,是宇宙的射线,是巍峨的空洞,是『自由』,是『战争』,是『混乱』,是不可言说无穷的美。

雷狮——雷狮——雷狮————
怎么会有这样的造物,让填充完美的缺陷也变得那样惑人,怎么会有这样磅礴的生命,让触及他胸膛的剑锋都颤抖不已几乎熔化。
安迷修努力回想自己看过一切赞美的典籍,可他第一个想起的却是无法被称为幸福的颂歌。
他抬起头,头顶是白色的圆月,在这个平静的夜晚,他也只会看到这样一轮白色的月亮。
为此,他没来由的感到欣喜。

“我是神权神志神爱的结晶,
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,
我将于天地一同长久。”¹

他将与天地一同长久。

FIN

1.但丁 《神曲.炼狱篇》

是给 @滨臣禁卫🐰 老师的一段文字的印象绘,手机版我不会做超链接所以放在评论里,真的很棒请大家务必看一看😭😭

大概是第四次用手绘板进行创作了,虽说也该顺手一点,可我是一个白痴所以还是没学会,效果不尽人意非常不好意思😭

而且因为时间紧迫完全变成看不懂在说什么的故事了……还是请大家看看原文吧!(狂塞安利.jpg
希望禁卫老师考试成功!!

(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糊……怎么会这样呢我都裁开重发了X…虽然说我也没有画的很精细,不过有的地方已经根本看不清了我来解释下…第三张狮狮手里拿的是卡米尔的围巾,下面分别是帕洛斯和雷老哥X这张表明狮狮觉得社会是真的险恶(喂你够了

搞学习去啦

呃啊本来就没怎么更得勤快了这次直接请长假嘞…对不起(土下座.jpg
因为成绩实在看不下去了,说什么也只得拼一把…
额,大概就是断网的意思…非常非常不好意思…
在画的条大概只能搁置一段时间,但已经画的差不多了,所以可能会找时间画完,因为学习全封闭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白天能回家…基本上与电脑无缘啦,我真想天天泡在安雷里,可是不行啦…
那么,希望你一切安好
感谢你的聆听

太忙了就放几张摸鱼好了,不过大招正在蓄力中哦哦哦!!(虽然出来肯定是小破烂X
好孩子不要学好好上课哦(喂你
(为什么我要把尝试新画风失败的狮哥放在版头X

草的不敢发出来的画给自己的生贺…(欧哭出声来X
我…我也是能办银行卡的人了……!